俄功勋无人机飞手讲述作战感受

rmbk6004d

时间 2024年5月16日 预览 5

转载:https://www.toutiao.com/article/7368321632445727271/

原创 2024-05-13 11:31·参考消息

参考消息网5月13日报道 据俄罗斯《论据与事实》周报网站5月7日报道,《论据与事实》周报的记者在特别军事行动区遇到了第一位被授予勇气勋章的FPV(第一视角)无人机女飞手。这名代号“无线电女兵”的飞手与代号“黄金手”的搭档参加了解放阿夫杰耶夫卡的行动,数百件敌方装备和莫斯科伏首山展出的几件稀有展品是他们获得的战利品。

“黄金手”笑言:“我们有一次差点用自杀式无人机击落了一架乌克兰直升机。这可是块真正的肥肉。我们在‘自由狩猎’模式下飞行,突然他们的直升机出现了。我们追了上去,但没来得及。”不过,在他的笑谈中能听到失望的语气,仿佛一名猎人错失了大猎物。

报道称,“黄金手”是真正的装甲车猎人,同时也是第一位获得勇气勋章的FPV女飞手的导师和搭档。现在,他和“无线电女兵”是前线效率最高的FPV飞手小组之一。敌人对这两个代号非常熟悉,因为他们已经摧毁了数百件敌军装备。

他们在谈论自己的工作时非常平静,仿佛从事的是枯燥的和平职业,而不是每天冒着生命危险的工作。

在争夺阿夫杰耶夫卡的战斗中,“无线电女兵”和“黄金手”仅靠一批自杀式FPV无人机就把敌人从防御严密的工事区逼退,然后俄罗斯的步兵进入那里。要知道,在敌方实施电子干扰的情况下,与无人机的通信可能随时中断,这时只有真正的专业人士才能准确瞄准目标,不误伤自己人。

“无线电女兵”回忆道:“这种时候你会感到极度不安。你的责任重大。记得第一次成功击中目标时,我甚至在微微发抖。那是突袭阿夫杰耶夫卡附近别墅区的行动。敌人躲在掩体里,我们的突击队已经就位。我必须飞到跟前轰炸,然后突击队进去占领据点。基本上就是这样运作的。我非常担心,如果视频中断了,怎么才能不炸到自己人。要知道,他们就在几米之外。紧张感是极强的。”

在几个月的合作中,“无线电女兵”和“黄金手”开始形成默契,两人共同出生入死的情况数不胜数。普通人可能认为,无人机飞手只要舒服地坐在离接触线10公里的地方,一边喝着热咖啡,一边摆弄遥控器。事实上,高效的FPV小组对敌人来说是十分诱人的攻击目标。

“黄金手”说:“无人机飞手的工作不像人们认为的那样安全。敌人也有FPV无人机。配备高质量设备的优秀FPV小组能把敌人赶到地下。FPV小组现在是真正的噩梦,对我们和敌人来说都是如此。自杀式无人机摧毁了昂贵的外国装备,它们的主人已经感觉到痛。当前的冲突彻底改变了战争方式,因为在制造重型装备时,没有人能想到会有反坦克火箭弹从10公里外飞来,从上面击中坦克炮塔。优秀的FPV小组会被专门狩猎,据我所知,有人愿意付钱要我们的人头。但无论如何,我们要离前线足够近,近到敌人的自杀式无人机、火炮能打到我们,更不用说‘海马斯’火箭炮了。他们可不会手下留情。牺牲的飞手很多。”

这对搭档承认,工作中最艰难的不是冒着被敌方无人机或炮火击中的危险——尽管这已经是家常便饭。最可怕的是,当敌方无人机攻击己方的军事装备和战士时,飞手能看到敌人。

“黄金手”说:“自杀式无人机的工作原理让任何人都能拦截视频信号。通常,我们能亲眼看到敌人如何对付我们的人员和装备。这种时候你往往什么都做不了。这真的很痛苦。”

两人最近打到的“一块肥肉”是正在伏首山展出的德国“黄鼠狼”步兵战车。“无线电女兵”和“黄金手”得到一次应得的休假,他们来到莫斯科,只为亲手摸摸这头被他们在阿夫杰耶夫卡附近摧毁的钢铁巨兽。(编译/贺颖骏)

Copyright2023黑虎科技

拨打电话拨打电话

Copyright2023黑虎科技